从被压头开始,三代《黑寡妇》如何逃出「红屋」父权魔爪?

《黑寡妇》故事时序落在《美国队长3:英雄内战》之后、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之前,娜塔莎罗曼诺夫面临复仇者联盟分裂,从她一开始独善其身、到后来决意回头重新整顿复仇者联盟的心路历程。作为第二部漫威超级女英雄独立电影,《黑寡妇》无需像《惊奇队长》那样聚焦在女英雄再败再战、证明自己能力的要死要活,观众早知她有多强。电影遂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── 让三代黑寡妇一字排开,透过她们家三个女人的生命遭遇、加上《黑寡妇》的结局,铺摆出一场伤敌一千、自损八百的性别革命棋局。


首先必须从瑞秋怀兹所饰演的资深黑寡妇「梅丽娜」开始说起。这个曾四进四出「红屋」的女间谍,即便她在红屋裡头位阶之高,作为红屋首脑科学家,她在片中两度与红屋首领「德科夫」相会时,其实处境都是又惨又卑微。德科夫甚至可以轻易地就对她做出压头的动作 ── 不知道这一幕戏看在男性观众眼中感受如何?反正我是很震惊的。


虽后来观众马上可以知道德科夫压头的目标不是梅丽娜,但也无法因此而鬆一口气。试想,什么是一个女人怎么逃都逃不走的地方?我们可以说是「有男人的世界」。红屋培训出一批又一批的女间谍,太弱就让她们死、用完即丢,存活率 5% 。女孩们为什么不逃?因为她们受到了多层次的控制:精神上她们被下了暗示,包括威胁她们都是被遗弃的女孩、无家可归,包括像是催眠一样地让黑寡妇们闻到德科夫的「费洛蒙」就软掉、无法以暴力来反抗或是伤害这个男人(但男人可以把妳打假的)。先不说费洛蒙的象徵有多么色情、男性暴力又是多么地绝对,光是威胁和暗示这两种「精神教育」方式,其实世上多数女人就都不陌生(注一)。


尤有甚者,红屋甚至精益求精,发明出更科学的大脑控制方法,得以更有效能地将黑寡妇们批次变成使命必达的冷血怪物。佛萝伦丝普伊所饰演的「新一代黑寡妇叶莲娜」就是受到这类控制,直到被「解毒剂」攻击、恢复了自由思想与理智,这才开始展开叛逃红屋之路。


综观片中母女姐妹共三代黑寡妇,她们分别受到了「四进四出」、「费洛蒙」和「大脑」等强力操控,从身体到心灵到脑子理智的各种层次受控于「红屋」。妈妈逃不出来,姊姊逃出来了(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从此没再受到制约)并选择了独善其身没去思考过其他黑寡妇后来怎么了。这情节很熟悉吧?《幸福绿皮书》的黑人主角也曾经一度这样自顾自的活著,无暇考量其他非裔同胞的苦难。


弱势族群常常都是泥菩萨过江,过了江以后,有几个人胆敢回望?


娜塔莎曾和无血缘关係的妹妹叶莲娜、养母梅丽娜与养父阿列西一起度过三年的「家庭生活」。「家庭」是假的,来自于红屋卧底窃取情资的需求而设。但相较于后来苦难的二十几年,那幸福的三年闪闪发亮,让这家人之间的感情变成真的,重逢后的相爱相杀格外热切。而这似乎也与娜塔莎之所以在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对自己的结局做出的选择有关。


在《黑寡妇》之前,娜塔莎罗曼诺夫这角色的人设机灵懂应变,感情动向不明,除了「正义」和「战友」没人找得到这女间谍对于神盾局忠诚的理由;在《黑寡妇》之后,娜塔莎成为了一个重新找回家庭价值的有血有肉女英雄。为了自己没有子宫而大骂养父智障的她,后来在宇宙中心佛米尔星经历灵魂宝石考验的当下,她所选择的其实不只是鹰眼的命、更多的直觉是在鹰眼身后的那份可以继续延续甚至茁壮的家庭、鹰眼正在学射箭的女儿几乎跟娜塔莎家庭被拆散时一样大,娜塔莎想挽救的就是那一份被恶势力随意拆散的家庭。
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